羞怯的母亲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9-24 07:35:07   浏览次数:0


母亲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父烫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芳心只觉“花径”阴道被那粗大的阳具近似疯狂的这样乙贩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贩览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儿子身下一阵轻狂的颤览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燕妮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哪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他腰后缮。

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他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缮乙深处“花蕊”上的大龟头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乙热一阵阵律动、痉挛。

小东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母亲那热热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她“花热鞍蕊”揉动的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肉棒,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母亲体内。

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

如此不断往复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母亲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母亲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怂屯他的舌头更卷住母亲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屯头,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膊……啊……哎……啊啊……啊……”燕妮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他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他俯身吻住母亲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女人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美妇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母亲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

燕妮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小东那粗大的肉棒已在母亲娇小的阴道内抽插了三四百下,热亮肉棒在母亲阴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肉棒一阵收缩、痉挛……

湿滑淫嫩的膣内粘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肉棒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小东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小东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肉棒往母亲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阴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

“啊……”燕妮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抖览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览创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

这时,他的龟头深深顶入母亲紧小的阴道深处,巨大的龟头紧紧顶在她的子宫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精液直射入母亲的子宫深处……

在儿子小东的不断的抚弄下,燕妮滔天欲潮立时奔腾氾滥,一泻千里,不可阻止,软绵要倒,小东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

燕妮已一丝不挂,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坑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创乔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乔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这时,小东已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清白下体,他那一根玉茎便“突”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翅了起来。燕妮现在脑中,只有欲念,原存道德、伦理、羞耻,荡然无存,见儿子粗壮长大的阳具,急伸玉手紧握,上下玩弄。

小东急环抱着母亲,如雨点般吻其娇客,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燕妮多年被压制的满腔情欲,忽儿子被引发不可收拾,那股娇艳媚劲,欢喜如狂,兴奋的奉献整个热情给儿子。

小东觉是时候,将大龟头抵住母亲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含玉乳,吸着。燕妮被阳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小东借淫液润滑之力,阳具破关往裹伸入,壁道渐裂……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顺流而出。母亲如此娇媚艳丽,其情如火,骚浪现形,小东奋提起欲火,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使劲抽插。

母子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燕妮这时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于身,媚眼横飘,娇声淫浇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豪乳,磨着健胸,腰儿急摆,阴户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如旋旋鬃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小东眼视母亲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挺动,粗壮长大的阳具,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泄情欲,享受娇媚淫浪之劲,偿试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

这时,两人已到高潮,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气都不顾狠命的大干。终至欢乐之顶,二人精液互合,畅快的休息着,闭目沉思。

小东想刚才,母亲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阳具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烫行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燕妮淫媚之气已解,觉得身行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么那处骚荡,赤体纵送,毫无顾虑。

小东粗大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阳具,操得痛快,迷人眼神,照浇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她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并送上香舌。他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

“嗯!东儿,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搞得娘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我爱,你真是我的心肝,你今后不要抛弃娘,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

燕妮手抚摸其面,注视着儿子,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阳具硬挺着,还插在穴里。

小东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母亲,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燕妮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

小东为母亲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励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阳具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插入,大刀阔斧的干。

才数下,燕妮已被干得欲仙欲怂构死,阴精直冒,穴心乱跳,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东儿……好心肝……你操死我了……好亲亲……咬呀……妹呀……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操了……”

“娘没命啦……呀……哎……你真要操死燕妮的……骚穴……嗯……”

母亲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疯子一样,更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小东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龟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精被带著「滋、滋”的发响,由阴户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操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此时,燕妮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东儿!你怎么这样厉害,娘差点给你捣散了。”

“娘,你说东儿什么厉害?”

“讨厌,不准乱讲,羞死人!”

“你说不说?”

小东猛的抽插数次,紧顶母亲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东儿的大鸡巴真厉害,娘的小穴差点给你捣散了。”

他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大鸡巴捣散了。”

羞得燕妮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儿子那轻狂,终于说了,只乐得他哈构哈大笑,燕妮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小东心满意足的,征服了母亲,继续抽插。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壮的阳具,于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冲,母亲浪哼,曲意奉承。

小东感觉母亲穴内,紧急的收缩,内热如火,龟头一阵热,知她又泄了,自己有点累,紧紧互抱,阴内喇叭口,如张合含允着龟头,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的泄了,躺着喘气,二度春风后,谁也不愿再动了。屋里又恢复静寂,只听到急促呼吸的声音。

片时的休息,紧抱着的人儿,又在动下她醒了。张着一双媚眼,靠着紧压着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阳具操得舒适,使女人欲生欲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荡妇淫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燕妮想到自己原为烈女,想不到躺在了儿子的跨下,赤身和其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阳具,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阳物挺直坚硬,还插住未出来,现被母亲的淫液及温暖的穴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阴户内塞得满满的,大龟头顶紧子宫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气呼喘喘的道:“东儿,你这宝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说罢嘴舔舌的,好像其味无穷。

小东沉思中,静静享受安宁中的乐趣,为母亲淫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仙子母亲乳峰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玉臀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后上舷下磨擦,专找穴内痒处摩擦迎合。

小东也把腰提起,挺动抽插,阳具配合著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可……乖乖……好大……”

小东低头看着母亲的阴户含着大阳具进出抽插。阴唇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插尽,有时磨穴口,子宫口又紧夹着龟头,酥快,痒到心底,也乐得直叫

“亲亲燕妮……你的功夫真好……啊呀…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妈的好小穴…你这个又骚…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淫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龟头插进抽出,带着骚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满腹满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畅抉乐,如疯如狂,勇猛大力玩乐,挺抬旋转如飞,吞吐抽插不停。

燕妮实在觉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软,不动一动,全身如散的,呻吟着。小东抱紧娇身,压得紧密,继猛抽狠插数下,阳具紧顶着阴核四周,子宫口和阴穴底处,在最嫩最敏感的软肉上,轻轻揉转。

燕妮闭着双眼,品尝者儿子给她的这刻骨难忘的美味,美得她赞口不绝,哀浪哼着,头在左右摇摆,身随其粗粗壮阳具的抽插而摇动,她实在禁不住这内媚之功,心底内的扭痒,乐得忍不住淫水又泊泊的出了。

燕妮浪叫:“好东儿……情哥哥……唉呀……嗯……唔……你饶娘吧……我不能再玩了……小穴不能再浪了…啊啊亮……亲亲……饶饶浪穴吧……可怜燕妮的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啊……东儿………亲亲………!……嗯……燕妮服了你………嗯……娘受不亮了啦………啊啊………娘的小穴又出了………!”

小东粗壮的阳具,实在把她操得太舒服了,虽然内功深厚,得习素女偷元之术,还抵抗不了粗壮阳具猛烈的攻势,阴精像开关似的向外流,通体酥麻,酸软无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真是有生以来,初尝这样的美味,从未领略的妙境,怎不使她乐极魂飞,死去活来。

小东见母亲两颊火赤,星眼含泪,话语已含胡不清了,周身都在剧烈的抖,又烧又热的阴精,直射不停,觉得自己龟头酥麻似的,阴壁似颤抖的收缩,紧夹阳具吸吻。连忙紧搂着,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运气吹吸破档气,使其渐渐恢复精神,然后托那润滑,紧弹的丰臀,又猛力抽、插揉数下,紧顶着花心,再忍不住精关,千股热热的阳精,射入母亲张口的子宫里去,热得她寒颤连打,疲乏的不动。

母子俩恩爱缠绵的战斗终于停,狂欢半夜,已享受了极乐,进入了宁静的休息。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1/2页